单单体育资讯网-为您提供全国体育资讯信息,是一家最新体育资讯,足球新闻,体育彩票,体育新闻等体育资讯发布平台单单资讯网

单单体育资讯网
www.drafthuddle.com

亚洲盃射箭赛/苏思苹一金一银入袋 国二起把奥运金牌当职志

亚洲盃射箭赛/苏思苹一金一银入袋 国二起把奥运金牌当职志

▲苏思苹拿下一金一银。(图/中华民国射箭协会提供,下同)

记者谢孟儒/综合报导

2019亚洲盃射箭赛第二站暨世界排名赛,苏思苹和阵头囝仔「臭酸」陈昭升联手,5:1射下世锦赛男子反曲弓银牌马来西亚穆罕默德,勇夺金牌,惜下午个人赛只得银牌,一金一银入袋。

2019亚洲盃射箭赛第二站暨世界排名赛今天在台北市立田径场收兵,派青年队与赛的我国本届共夺得二金二银一铜,其中王律匀在女子複合弓个人赛夺金、混双摘银、团体赛得铜最佳,苏思苹在反曲弓混双夺金,个人赛得银。

上午的赛事由混双奖牌战拉开序幕,金牌战由中华队苏思苹/陈昭升迎战马来西亚葛芭/穆罕默德。第一局中华队苏思苹/陈昭升以37:35取得2:0,第二局苏思苹失手射出一支6分箭,自己也吓了一跳,所幸马来西亚也有支6分箭,仍让中华队以33:32再下一城,第三局双方36:36平手,中华队5:1轻鬆夺冠。



苏思苹赛后表示,那支6分箭的出现,主要是自己的力量没有延续,稳定性还不够,所幸没有受到太大影响。「搭档(昭升)很嗨很吵,我一下子就忘了6分箭这件事,后面也很快找回感觉。」

请继续往下阅读...

下午苏思苹再战反曲弓个人赛金牌战,一开赛风便超大,南韩车松熹前三箭都只射中7分,苏思苹26:21取得2:0,第二局苏思苹出现一支6分箭,23:27被追成2:2,第三局26:28让对手以4:2超前,第四局27:27平手变3:5。

关键的第五局,初步判定苏思苹28:27获胜,双方5:5平手,两队都準备好要进行紧张又刺激的加射决胜负,但到靶前作成绩判定的裁判,判定苏思苹第二箭10分变9分,变成27:27平手,由车松熹6:4获胜夺金,全场一片哗然。



苏思苹坦言,「我以为还要加射的说,南韩队也準备好要加射了,结果就差那一分,没能拿到双金,自己也觉得超可惜的,不过没办法,比赛就是这样,冠军只有一个,每个人都想要拿冠军,尽力了就没有遗憾了。」

虽然是出身低收入户的新住民之女,但苏思苹个性开朗,夺金后特别感谢香山高中教练倪大智的包容,「今天是我跟着倪教练第5年又两天,我的个性很倔,常惹教练生气,很感谢教练气归气、骂归骂还是一直给我机会,没有放弃我。」

倪大智笑说,「我们算是棋逢对手,我对选手很严格,愈有期待的选手我骂愈兇,她被我骂成那样都熬过去了,也算异数。」话说教练如此严格,之前因犯了禁爱令被罚站一个多月,苏思苹为何抵死不退队?「因为我有奥运梦啊!」她说。

苏思苹透露,自己国二起就把拿奥运金牌当做人生职志,「香山国小教练林品书跟我说,他什幺比赛奖牌都拿过,就是没拿过奥运奖牌,我就立志要拿奥运金牌,帮教练圆梦,林教练就像我爸爸一样,父亲节快到了,我会写卡片给他。」

▼中华队本届共拿下二金二银一铜佳绩。



之前苏思苹曾说,很希望双亲可以来帮她加油,但当水泥工的爸爸二月出车祸还没有完全复原,和在早餐店工作的妈妈都太忙了,机会不大。但这个愿望,今天实现了,看到宝贝女儿风光站上颁奖台,苏爸和苏妈笑得合不拢嘴。

和苏思苹联手拿下混双金牌的「阵头囝仔」陈昭升,如愿打败「马来魔」超开心,「我知道对手马来西亚是世锦赛银牌,但我不会把他想的太利害,不管对手是谁,只要专注在自己的动作,我知道是有机会可以赢的。」

生涯首度在国际赛夺牌,而且还是金牌,让陈昭升开心地说,「我要特别感谢小六时的学务主任苏德隆,找蔡志宏教练教我们,否则射箭队伍就解散了,也要谢谢赞助我们的辉创电子股份有限公司。」

▼陈昭升和苏思苹。



陈昭升的爸爸是乩童,从小加入阵头打小法鼓,由于小时候很挑食,唸安亲班时常把不吃的食物塞进书包,几天后发臭发酸了姑姑才发现,加上「臭酸」唸起来跟名字很像,就此成为他的小名,陈昭升也不以为意,「还挺可爱的啊!」

男子反曲弓团体铜牌战,中华队陈昭升/游辉彦/林一石以0:6不敌日本,拱手让出铜牌。中华队教练宋家骏表示,中华反曲弓女子队阵中,有两位上届有参加,去年在团体赛得金,混双得铜,今年拿下一金一银算是有进步。」对于首次带队的菜鸟教练袁叔琪,宋家骏说,「学姐算是厉害的,能很快看出选手的问题给建言。」

第一次担任国家队教练,袁叔琪坦言跟带学校队和企业队很不一样,压力比自己当选手还大很多,「我给自己的国家队教练处女秀打76分,以后应该更早、花时间去了解选手状况,说话也不能修饰过头,要更直白些小将们才听得懂。」

「团体铜牌战最后三箭前,我跟他们说,『我的射箭生涯中输的比赢的多很多,重点是如何将输的经验转化成下一次赢的动力。』虽然还是输了,但最后三箭有拉回专注力,射中10、10、8分,还不错,我应该早点跟他们说的,时间点有点太晚了。」

▼反曲弓男团无缘铜牌,左起林一石、游辉彦、陈昭升。